长安

【KNK】[穿越] 追逐 01

对游戏剧情怨念颇深所以开文。小学生文笔求勿喷~原世界观,写着玩,欢迎捉虫,ooc属于我。

尼奥渐渐体力不支,在即将倒下的时候却被一只巨手拦腰攫住。他突然睁大了眼睛,似是要看清眼前景象般的,入目却只有一地的血迹和甲虫,以及两尺前苏变异后臃肿扭曲的面庞。

这怪物慢慢拉近了尼奥,他看见他身上的绿色肿瘤不断炸开,粘稠的液体喷射而出,在周身糊开一片。嫌恶地踢动挣扎,但此时尼奥又怎么会是苏的对手,那腐蚀性的东西溅到身上,顿时“咝咝”作响,饶是犀牛皮护胸也被灼烧出密洞,他更是苦不堪言。

苏倒是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儿,忽然抬高手臂,把尼奥在半空抡了一圈后甩了出去。在出手的瞬间,他看见了背后被层层铁甲保护的控制台,随即狠狠撞了上去。

“梆!”

尼奥从不知道一个人的肉体可以发出如此巨大的响声。后脑的痛感十分霸道,好像引着身上大大小小的新伤旧疤都剧烈地抽搐起来,整个人如置炼狱,下半身已经脱离控制。

他的头慢慢歪了下去,滞留的最后一丝光明让他看见苏亮出了右臂的骨刃,带着诡异的笑容向他走来。

身后的门大张着,似乎不会有人再进来了。
在濒死的一瞬间,尼奥的人生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闪过。好心救人的博登老头,初见时自己还挪揄他挺会享受,此刻却昏迷在庇护所中生死未卜……善良的女孩琳,哥哥惨遭矿难,她也因为给自己找枪而被抓……村长、尼克、老军人,本已经竭力维护着村子的安宁,却在自己出现后被报复……

还有开始一直把被炸伤的自己背离危险的K……

那个救世主般阳光温暖的K……

他欠一命的K……

像是他间接害死那些人的报应似的,现在也不会有人来救他了。

事已至此,他死了不要紧,那些人要怎么办。

骨刃挥出,刺入了尼奥的心脏。



“啊——!”……

博登坐在沙发上小口饮着热水,忽然被这惨叫一惊,杯子脱了手,在木制地板上抛下一道水线。稳稳心神,取了根木棍防身,才走到小卧室门旁,轻轻地握住把手。

咚咚的心跳声无比清晰。

里面的人怕不会突然变异了?自己虽是一把老骨头,但是一只新生的感染者,还应该可以对付。

门开启了一条缝,隐约传来一个人急促的喘息声。博登心生疑惑,按理来说,他还没听过感染者会发出这样的声音。

再用木棍顶端把门推开一点,还是没有东西扑出。博登又静静等了一会儿,才完全把门打开。

只见一个男人大汗淋漓地坐在小床上喘息着,原本柔顺的黑发乱蓬蓬地堆在头上,胡子拉碴,衣衫不整,整个人竟有一股颓败之感。被子枕头已经掉到地上,床单更是揉皱一团,挤在边上,就要步入后尘。

“……年轻人?”看来是自己多疑了,老人心想。

似是听到他的呼唤,床上的人把一双漆黑的眼睛从布满枪茧的大手里抬起,向他看去。博登竟感到这人的目光里隐隐透了一股愤怒,还有许多混杂不清的感觉。

……委屈?

“嗯……你是谁?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“你受了伤,咳咳……我把你背回家里来了,我叫博登。你是?”

闻言尼奥一下子睁大双瞳,就要下床查看,不料牵动伤口,还是竭力收回动作。“博登?”他颤声问道。

“嗯。怎么?咳咳……”博登突然皱了皱眉头。

当前情况尼奥不及细究,见他这样,略一思索,觉得还是先遮掩过去,再做进一步打算。整理一下情绪,他立刻换上刚才一副颓样,捂着胸口咳嗽两声,道:“对不起……我精神有些恍惚,刚刚把你认成另一个人了。”

“嗯……你昏迷了三天,难免的。那你先休息,我回我的房间去,就在客厅对面。”压下喉头翻滚起来的恶心之感,博登勉强作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也不等尼奥答话,出去关上了门。

尼奥倒也发现他有些不对劲,重新躺倒醒脑,闭上眼睛开始整理思路:

博登当时在家生死不明,不可能把他从苏手里救下,而且那个怪物一定会把自己就地捣烂。再摸摸自己已经结了一层痂的伤口,没有腐肉,没有被被黏液灼烂的凹坑。集中在四肢,腰部少有分布,脸上也少,可能是防弹衣的功劳,他被炸的时候还护了头。而苏主要盯着他的胸口脖子打。

所以排除时间线正常的可能性。

……那他是穿回来的咯!尼奥忽然一阵狂喜,随即又眉头紧锁。记得那次被博登救后,他过了十几天才醒来,现在才三天,难怪疼的下不了床。要是这样来说,博登被病毒感染,现在远不及他发作,要是能给他注射抗生素,稳定的时间可能会更长一些。对,去老猎户那里,不算太远,自己顶多再躺一天半,腿好利索了拄着木棍去找药,实在不行就让博登自己去。

做完决定,尼奥突然想到如果时间至此,那K……貌似已经出事了。

不过还好,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,有些事他也突然看开了。

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

  

一排~一排排
燃烧铁箭真好用233
弩还有个减缓效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