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

各位 龙昱了解一下吗

【龙昱】龙与龙语 预告~

悄咪咪发个预告,起名废啦……

磕龙昱磕到手痒,记个梗(实际上是挖个大坑)(也就是什么神奇的非人类×非人类)


最近大考复习,学生党伤不起。﹏。蜗牛码字速度还望海涵啦……不过我保证一放假就努力填坑!

( ˘ ³˘)❤


【龙昱】龙与龙语

    蔡程昱抖抖身体,残破的翅膀在砖地上剐蹭,发出擦拉擦啦的噪音。他在墙边缩成了黑漆漆的足球大的一小团,脑袋埋在臂弯里,露出一对大眼,直勾勾地盯着对面亮灯的的24h便利店。

    时间已过凌晨。

    倒不是深冬入骨的寒风让他有些难以消受,蔡程昱可是一条火龙……只是他不善夜战,刚被同伴暗算,不幸重伤,即使恢复真身也只能有原来大小的二十分之一。

    他记得自己当时提着最后一口气打开了时空门,坠落——不如说是逃难,到了这里。至于现在正在便利店里踱步的那个人,只不过是他碰巧遇到的、反而是最后的寄托。

    多么讽刺,他本来就孤身一龙,没有强大的家族靠山,好不容易凭自己极高的天赋,努力修炼争取到龙王侍卫一职,还被竞争对手嫉妒……

    店门微开,他抬起头,正想张口,忽然发现那人的气息冷冽地不正常……不过这是蔡程昱在弥留之际唯一能向其发起求助的活体了。

    没想到那人似是感应到了一般,一下把目光远远锁定在自己身上。对方每靠近一点,他感到的威压就更重一点。

    男人在面前停步,投下一个巨大的阴影。背着光,蔡程昱看不清他的表情,似乎是端详了自己一会儿,然后叹了口气,脱下棉袄把自己包住,托起。

    蔡程昱忽然有些慌张,两条小腿在里面蹬蹬,又认命般地停下了。

    踢到尾巴伤口了,疼。

    看着怀里已经不久便昏睡过去的小黑东西,郑云龙心里很难道明是什么滋味。龙这种生物当真稀少……难得见到一个,竟然还是濒死的。

    不过他的夜视能力极强,已经了解了幼龙的大致伤势。

    还有机会。

    能快些回家就好了。

    郑云龙抬头望天,一对眼睛忽然在黑夜中流光溢彩。

    之后的情形蔡程昱记得很模糊,他梦到自己在飞。飞……飞入了一片空旷,静的可怕。他眼神一凛,双翅急剧扇动,正要原路返回,却见四面八方忽然燃起一阵火花,接着就是炸雷铺天盖地而来……

    身体被碾压了一遍又一遍,无法动弹,甚至来不及吐出一点火焰与之对抗……

    痛……被雷霆撕裂的痛苦……

    蔡程昱意识已近模糊。他在泪光中,只想求得一点可以依靠的东西。

    郑云龙在睡梦中感到被勒的几近窒息,胸膛起伏都十分困难。他的一只手臂好像空血了,被箍在身侧一抽一抽的疼。

    “呃啊……”

    他艰难睁眼,却见一个毛绒绒的脑袋。身边放着的小龙不知何时已经化作了人形,好像正在梦魇,紧紧地贴在他的怀里,双臂还紧抱着他。

    郑云龙眼睛忽然一闪,小孩仿佛感到了一丝危险,颤抖了两下,有些要退开的意思。见状,郑云龙的眼睛又慢慢暗了下去,直至恢复原状。他再次叹口气,腾出另一只空闲的手,略显僵硬地在小孩有些发潮的脊背上虎摸几下。他凉凉的体温倒也见效,过了不久,小孩渐渐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 还是救好了,郑云龙在心底无奈地想。年轻真有优势,都有剩余力气来勒他了。

    翌日清晨。

    男人轻轻把小孩的手臂从自己腰间拿下,慢慢直起身子,抱起地毯上的衣服出了卧室,又回头关上了门。

    无奈啊,郑云龙换洗的时候如是想道。一会儿要去买些什么好呢。

    蔡程昱醒来的时候有些迷糊。

    他一睁眼就是一张柔软的床,和他之前栖息的环境大相径庭。他都不怎么用这种奢侈的东西,一般只是找处避风的岩洞铺些稻草了事。

    忽然想到昨天晚上的情形,他想翻身坐起,无奈全身虚脱,又带着伤,鼓弄了一会儿又直挺挺地倒回去。

    梆。

    撩撩自己有些发潮的黑色衬衫,蔡程昱第一反应是后怕。他一直以来特立独行,连委托其他龙的事情都很少,忽然之间被一个陌生男子救了性命……别的不说,对方绝对知道自己是龙了。

    怎么解释啊……

    于是当郑云龙提着盒饭回来的时候,正好碰见一个高个青年努力撑着墙壁站立,一条黑色的长尾巴在身后慌乱地甩来甩去,头顶的龙角都没往回收,冲他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。

    郑云龙莫名觉得自己站着观看的做法有些冷漠,便放下东西,把他抱回床上,摆了一张折叠桌。他用余光看到小孩正盘腿而坐,巴眨着眼睛直勾勾地盯自己,顿时有些想笑。

    “吃。”

    但他还是惜字如金,把饭放到蔡程昱面前,若无其事地在飘窗上坐下,自顾自的拿起自己的一份。

    蔡程昱有一下没一下地扒拉着热包子,时不时抬头小心翼翼地看他。讲真他有被郑云龙的一张神颜惊到。俗话说夜不观色,白天再看,竟然是另外一种感觉。

    绝对不是普通人,蔡程昱默默道。

    郑云龙此时也在心里想着,小孩应该早就发现他不是普通人了,但自己也不是什么巫师之流……

    有必要坦明吗……

    “那个……”软软的声音。

     郑云龙抬头。

    他怯怯地道,“谢谢你昨天救了我……我叫蔡程昱。”

    郑云龙点头。

    空气忽然凝固了。

    他突然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。正要挠挠尖耳朵,只见男人起身走到他面前,微笑着伸出了一只手。

    “我是郑云龙。你好。”

    蔡程昱面上一热,赶忙拉住。郑云龙感受到了来自火龙的一丝暖意。

—TBC—

·挖个小坑

·欢迎大家入股龙昱,超甜的

·文笔很渣啦望不要在意

 

【KNK】[穿越] 追逐 01

对游戏剧情怨念颇深所以开文。小学生文笔求勿喷~原世界观,写着玩,欢迎捉虫,ooc属于我。

尼奥渐渐体力不支,在即将倒下的时候却被一只巨手拦腰攫住。他突然睁大了眼睛,似是要看清眼前景象般的,入目却只有一地的血迹和甲虫,以及两尺前苏变异后臃肿扭曲的面庞。

这怪物慢慢拉近了尼奥,他看见他身上的绿色肿瘤不断炸开,粘稠的液体喷射而出,在周身糊开一片。嫌恶地踢动挣扎,但此时尼奥又怎么会是苏的对手,那腐蚀性的东西溅到身上,顿时“咝咝”作响,饶是犀牛皮护胸也被灼烧出密洞,他更是苦不堪言。

苏倒是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儿,忽然抬高手臂,把尼奥在半空抡了一圈后甩了出去。在出手的瞬间,他看见了背后被层层铁甲保护的控制台,随即狠狠撞了上去。

“梆!”

尼奥从不知道一个人的肉体可以发出如此巨大的响声。后脑的痛感十分霸道,好像引着身上大大小小的新伤旧疤都剧烈地抽搐起来,整个人如置炼狱,下半身已经脱离控制。

他的头慢慢歪了下去,滞留的最后一丝光明让他看见苏亮出了右臂的骨刃,带着诡异的笑容向他走来。

身后的门大张着,似乎不会有人再进来了。
在濒死的一瞬间,尼奥的人生像走马灯一样在眼前闪过。好心救人的博登老头,初见时自己还挪揄他挺会享受,此刻却昏迷在庇护所中生死未卜……善良的女孩琳,哥哥惨遭矿难,她也因为给自己找枪而被抓……村长、尼克、老军人,本已经竭力维护着村子的安宁,却在自己出现后被报复……

还有开始一直把被炸伤的自己背离危险的K……

那个救世主般阳光温暖的K……

他欠一命的K……

像是他间接害死那些人的报应似的,现在也不会有人来救他了。

事已至此,他死了不要紧,那些人要怎么办。

骨刃挥出,刺入了尼奥的心脏。



“啊——!”……

博登坐在沙发上小口饮着热水,忽然被这惨叫一惊,杯子脱了手,在木制地板上抛下一道水线。稳稳心神,取了根木棍防身,才走到小卧室门旁,轻轻地握住把手。

咚咚的心跳声无比清晰。

里面的人怕不会突然变异了?自己虽是一把老骨头,但是一只新生的感染者,还应该可以对付。

门开启了一条缝,隐约传来一个人急促的喘息声。博登心生疑惑,按理来说,他还没听过感染者会发出这样的声音。

再用木棍顶端把门推开一点,还是没有东西扑出。博登又静静等了一会儿,才完全把门打开。

只见一个男人大汗淋漓地坐在小床上喘息着,原本柔顺的黑发乱蓬蓬地堆在头上,胡子拉碴,衣衫不整,整个人竟有一股颓败之感。被子枕头已经掉到地上,床单更是揉皱一团,挤在边上,就要步入后尘。

“……年轻人?”看来是自己多疑了,老人心想。

似是听到他的呼唤,床上的人把一双漆黑的眼睛从布满枪茧的大手里抬起,向他看去。博登竟感到这人的目光里隐隐透了一股愤怒,还有许多混杂不清的感觉。

……委屈?

“嗯……你是谁?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“你受了伤,咳咳……我把你背回家里来了,我叫博登。你是?”

闻言尼奥一下子睁大双瞳,就要下床查看,不料牵动伤口,还是竭力收回动作。“博登?”他颤声问道。

“嗯。怎么?咳咳……”博登突然皱了皱眉头。

当前情况尼奥不及细究,见他这样,略一思索,觉得还是先遮掩过去,再做进一步打算。整理一下情绪,他立刻换上刚才一副颓样,捂着胸口咳嗽两声,道:“对不起……我精神有些恍惚,刚刚把你认成另一个人了。”

“嗯……你昏迷了三天,难免的。那你先休息,我回我的房间去,就在客厅对面。”压下喉头翻滚起来的恶心之感,博登勉强作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也不等尼奥答话,出去关上了门。

尼奥倒也发现他有些不对劲,重新躺倒醒脑,闭上眼睛开始整理思路:

博登当时在家生死不明,不可能把他从苏手里救下,而且那个怪物一定会把自己就地捣烂。再摸摸自己已经结了一层痂的伤口,没有腐肉,没有被被黏液灼烂的凹坑。集中在四肢,腰部少有分布,脸上也少,可能是防弹衣的功劳,他被炸的时候还护了头。而苏主要盯着他的胸口脖子打。

所以排除时间线正常的可能性。

……那他是穿回来的咯!尼奥忽然一阵狂喜,随即又眉头紧锁。记得那次被博登救后,他过了十几天才醒来,现在才三天,难怪疼的下不了床。要是这样来说,博登被病毒感染,现在远不及他发作,要是能给他注射抗生素,稳定的时间可能会更长一些。对,去老猎户那里,不算太远,自己顶多再躺一天半,腿好利索了拄着木棍去找药,实在不行就让博登自己去。

做完决定,尼奥突然想到如果时间至此,那K……貌似已经出事了。

不过还好,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,有些事他也突然看开了。

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

  

一排~一排排
燃烧铁箭真好用233
弩还有个减缓效用